20年后,在“车神”逝世二十周年之际,重庆晨报记者来到了圣保罗的莫鲁姆比公墓,来到了这位F1车坛传奇车手的墓前,祭奠这个曾经飞驰在赛道上,如今静躺在墓地里的伟大灵魂。

从圣保罗市中心去莫鲁姆比公墓至少20公里。在车上,出租司机突然问我:“塞纳?你是说埃尔顿·塞纳?”得到肯定的回答后,出租司机立刻向重庆晨报记者竖起了大拇指,“他是我们的民族英雄,20年前他的遗体回国时,我就是送葬的人之一。”1994年,塞纳的遗体运回国时,有超过一百万人站在通往公墓的路上,为他们心中的英雄送葬。

“现在的F1是由机器在决定胜负,而不是那个年代的车手定胜负。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karuizp.com/,卡利亚里”而他说自己之所以崇拜塞纳,还因为在那个动荡的民族融合年代里,塞纳是唯一一个全体巴西人都认可的英雄,“像我这个岁数的人,是不可能不爱他的。”57岁的迭戈很诚恳地说。

当我抵达公墓时,迭戈提醒,附近不方便打车,就连公交车都几乎是一小时才有一班,“我就在这儿等你,我的朋友,你们从遥远的中国来看望塞纳,这太让人佩服了,我不收你们的等时费。”

临近公墓大门的路边,重庆晨报记者特意在花店里买了一盆雏菊。选择雏菊,因为它是意大利国花,而塞纳正是在意大利的国中国圣马力诺遭遇车祸去世的。

买花的时候,这个名叫希达的女老板很快将记者同塞纳联系起来了,“大部分来买雏菊的外国人,都是为了祭奠塞纳。”希达说,因为今年是塞纳去世20周年,又恰逢世界杯在巴西举办,因此来祭奠塞纳的人格外多。“至少有10个以上国家的人,在我这儿买过花送给塞纳,我的英语在这个月都进步了很多。”说完,希达还热情地给我指路。

塞纳的墓很好找:摆放最多鲜花的墓就是塞纳的。环顾四周,塞纳的墓并不如我想象中那般宏大,一块平放在地上的墓碑,被一大堆鲜花簇拥着,墓碑是金黄色的,上面写着塞纳的生辰与卒日,当然还有那句刻在墓碑上的葡萄牙文:NADA PODE ME SEPARAR DO AMOR DE DEUS(没有什么可以让我远离上帝的关爱)。

重庆晨报记者走近墓碑时,一位哥伦比亚电视台的记者,正虔诚地伫立在墓前,右手在胸前划着十字,随后双膝跪倒扑在墓前,口中喃喃地在祈祷。在这个富人区旁边的公墓里,原本就很安静的环境,因为来祭奠的人不约而同的放低声音,而显得格外静谧。

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反差,这位生前始终与发动机的轰鸣、领奖台下的欢呼、对手的鼓噪相伴的伟大车手,死后彻底远离了尘世的喧嚣。若非墓碑上清晰的刻着“埃尔顿·塞纳·达·席尔瓦”的名字,谁会知道这里的主人曾拥有一颗永不停止飞驰的心呢?

一个在20年前去世的车手,为何还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?或者换一种问法:为什么时至今日,依然有人在纪念塞纳?论成绩,塞纳只拿过三次F1年度总冠军,连舒马赫的一半都不到。 他用生命换来F1零死亡

从1994年5月1日塞纳去世那天起到今天,F1在过去20年时间里,再没有发生过一起死亡事故。F1业内人士公认,是塞纳用生命换来了现在的F1。

首先是塞纳生前一直呼吁的GPDA(大奖赛车手协会)得以重组,车手在比赛安全方面重新拥有了话语权。

其次,国际汽联顺应民意,推出了一系列安全措施。包括降低引擎功率、取消主动悬挂系统等“不安全因素”,增加赛车座舱的安全。另外,对赛道基建进行安全升级,更安全的护栏、更宽阔的缓冲区成为F1赛道的标配。

毫无疑问,塞纳用他的生命,促使F1完成了一次改革,走到了空前繁荣的今天。

不可否认,他的年度总冠军只有3个,然而“七冠王”舒马赫也承认:“我当初那么努力,只是为了得到塞纳的尊敬而已,他是我心中永远的1号车手!”诸如哈基宁、库特哈德、阿隆索这些后辈,都将塞纳视作他们的偶像。而塞纳遗体于1994年5月5日运回巴西时,其中一个抬棺的人就是多年来跟塞纳斗得难分难解的普罗斯特。

任何一个观看过塞纳比赛的车迷都不得不承认,他驾驶的赛车就像是在跳舞,凭借着天生对于抓地力的第六感,塞纳是最能将F1赛车发挥到极限的车手。

天生富裕的家境,使得塞纳很早就懂得回报社会,他收入的大部分,捐给了基金会,帮助巴西和全世界的贫困儿童。

正是这些回报社会的举动,以及他对于祖国巴西在民族大融合环境下的帮助,卡利亚里使得巴西政府在他去世之后的第一时间,宣布将为塞纳举行为期三天的国葬。对于一名运动员而言,这样的待遇是空前的。巴西人认为,在某种程度上,塞纳成为了一个国家的标志,使这个贫富差距巨大、种族歧视问题严重的国家,走向了大融合。

这也是为什么,1994年巴西足球队第四次夺得世界杯冠军时,全队举起了一道横幅:塞纳,我们一起加速前进,第四个世界冠军是我们的。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